Skr言峰衣领er

极度,极端,极致的厌恶腐向。
类似《冰尤》的除外,因为那是真爱。
兵长/闪闪/咕哒乙女&拉向


我不想放弃。

【闪咕哒】当王伴沉船之后

※咕哒是我。不是剧情里的那个。(我真的有点想哭)
※cp有闪闪×咕哒,咕哒×玛修。主要写我自己个儿。(苦笑。)不吃的盆友可以绕路了。
※ooc不可避,一千个月球人有指数个咕哒玛修金闪闪……

今天是周五,对时间从没有概念的前辈竟然记得今天星期几。那个从来都记不住哪天能打哪个阶职火种的前辈今天竟然知道不能打量子本。
这一定是个重要的日子吧,玛修想着。
为什么半夜三更前辈还没睡呢?啊,今天是周年庆特异点从者up的日子,星期五……应该是第五特异点,北美出场的从者们up了。前辈前几天卡着时间抽周年庆的福袋,抽完了之后前辈的表情……怎么说呢,应该是那种我看不懂,但是我看出来前辈一定是没得偿所愿的那种表情。玛修忍不住想去提醒咕哒子,熬夜对御主的种种害处。玛修也不太想看到石乐志的咕哒子,所以她赶紧向咕哒子的房间走过去。
迦勒底里的房间隔音效果极佳,但是不知道怎么,玛修仿佛听见了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不会吧?前辈你不要冲动,玛修这就过来了!”
玛修冲着咕哒的房间加速冲了进去。
不过一切已经晚了 完了 。
“王的相伴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为什么改了性别,我还是能抽到一群女性英灵啊?”
“这是逼我搞姬么?!”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强扭的瓜……我也没有扭到……”
“这或许就是天命吧,我喜欢的东西,我热爱的人,并不会因为我的努力而改变,或者说是被感动。”
玛修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不过她发现她冲的速度太快有点……
“砰!”
“啊,嘶哈……痛痛痛痛……”
“啊,前辈!你没事的吧?前辈?”
“我能有什么事,我只不过是突然领悟到了一点真谛。”
咕哒子一脸看破 穷的 红尘的样子,双目无高光,跟叫做卫宫的Assassin……一个样子。
“前辈……虽然我现在很想让你尽快入睡,但是我觉得——”玛修看了看咕哒抽的满地的捞金鱼、看烟花和数不清的三星从者三星礼装……
“我觉得前辈真的需要放空心思……”玛修被铠甲碰撞的声音打断了。
“嘛,深更半夜不去休息的杂种在这里做什么呢?一脸绝望的表情看着真是让人(本王)不爽呢。”吉尔伽美什不知道怎么突然地出现在咕哒的房间里。玛修想说点什么,不过……
“我尽力了啊,王。不过结果告诉我我的力量有多么的薄弱,因为结果就是……”
“前辈……”
咕哒子的眼眶红了,她的眼中莹莹闪动着泪光。玛修刚想伸出手去握咕哒的手,却不想又被金皮卡给强先。
“这点程度就承受不了了么?杂修?你果真是让本王失望啊。”
很好,咕哒子听完了之后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决堤了。
“我本来是想,第一次尝试就失败应该就是一个教训,告诉我心想事不成。然后……”咕哒胡乱的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然后王说‘看不惯不挑战自身极限的家伙’我……我尽力了啊!我……没有后悔啊!我……我就是……”
“厚?这么说还要怪本王的事了?杂修?”
咕哒欲言又止。这个金皮卡真的太欺负人了!玛修想为咕哒出头……但是又被打断了。
“这个问题就到此结束吧。没有人说过努力就能取得成功,如果有人说过,那他一定是在煽动你。”
王的眼神逐渐放远,又拉回来,直直的盯着咕哒的双眼。
“你是被本王煽动了么。”
“没有……”
“那你就是在迁怒本王?”
“我没有啊!”玛修现在已经把盾支起来了,她不想插话,她好像想随时打过来。
“我只是想给王穿这件新的礼装啊!我有什么错么……抽不出来……我尽力了啊……为什么啊……”咕哒已是泣不成声。玛修已经抡起盾拍向金皮卡了。
“杂修就是杂修……礼装什么的,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呜呜呜哇哇哇……”玛修被金皮卡强行扔出咕哒的房间了,她在外面用盾在砸门……
“怎么还在哭?哭什么,你不是还有我(本王)么?”
“嗯?”
“尽力而为,不为结果所动。你都说了不后悔,那为什么还哭起来没完了?果真是在心疼那点钱吧!杂修就是杂修!”
咕哒已经不哭了,她被王戳心了,她现在想出去找玛修静静。但是王拉住了她。
“怎么?被本王说中了无地自容了就想跑了?那点程度就哭成泪人,没见识也要有个限度啊。”
咕哒表示我渣我滚……
“真是没眼色。本王不是说了,你还有本王啊。我没有在你身边么?王的陪伴是杂种祈求也祈求不来的,你就破例吧。”
“可是……”
“还可是什么!杂修!本王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那种材质的破衣烂衫你就算是抽到了也不要指望本王会去穿!好了,这次又出了多少钱让你心疼成这样?随便多少了。”说罢,王从王财里面拿出了一袋宝石放在咕哒的手中,还有一张纸巾。
“哭成这样子的你(杂种)我还是第一次见。王为杂种拭泪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所以。”
“所以……”
“这才是真正的王的陪伴啊。”

————————————————————————

对不起。我只能靠脑洞过下个月的日子了……
文笔渣请轻拍。
概括下三次元的真实情况:我福袋那天一单下去福袋没出拉二也没出黑狗,没出没出吧,好歹有New不亏……
小姐姐真爱我啊——
狐狸和南丁……emmm,不亏,我知道,但是我冲着拉二黑狗来的啊……心底意难平。
剩下的石头扔王伴池子,嗯,这池子真读心,呆毛礼装+1,王伴……不存在的……我想跟王厨和大碧池厨用这俩换王伴……
然后我就等今天抽五章,想捞个狗顺便……
没有狗!没有!没有王伴!没有!啥都没有!
有的是大碧池二宝!南丁二宝!顺便月胜满破了……来了黑杯和肯主任……妈的我用这些换王伴行不行?!行不行?!
(我没钱了,算了,不亏不亏……)
三单下去。嗯,我一颗石头都没剩的。翻船了。
没有后悔,只不过是少吃一点。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这个卡池,我抽过,我还氪过,我强氪过,我不在乎结局。

没经济能力的咕哒子咕哒夫不要效仿!!!!(说得好像我有钱似的……哭)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