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r言峰衣领er

极度,极端,极致的厌恶腐向。
类似《冰尤》的除外,因为那是真爱。
兵长/闪闪/咕哒乙女&拉向


我不想放弃。

无忧有怖 Ⅰ

※原创人物(吧?)
※无CP,其实小可爱们都可以自我代入……
※抑制不住文豪附体,我史诗没看全就想写,以后可能会改吧(›´ω`‹ )

“我生于天地,自由却孤独。没有过去的记忆,混沌之中,我看不清来路。我选择沉默,不是因为我无法融入,而是因为我亦无能为力。”

这里是神还在的星期……每一天。神们各司其职,尽其权能支配大地上的一切。乌鲁克城邦的第五位国王在众神的见证下诞生,他的降临标志着人类和神明分道扬镳的时代已然开启。

与每日喧嚣热闹的繁华城邦相比,远在“大洪水”灾难退却的孤岛之下,冥河幽海,一株海草萌生了心智。它的懵懂初开相较于神明造人,更加来得不易。但是这死亡之水底,又有谁能为它的开慧而庆贺呢?自然是空无一人。
日日月月轮转,不知道是哪位神明点错了生死簿,这株无名的植物仿佛被死神遗忘。许是因为劫(大洪水)后余生?它这样想着。如果说它还是那株草,生与死,它并不会有这些人才有的认识。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它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死,自己的存在,自己的价值。它的感官变得敏锐,它能看得到死水之上,天空之下吹拂的风、缱绻的云还有翱翔的鸟。它向往着但也惧怕着水面上的世界,因为——它清楚得看见了那条潜伏在它身边千百年的蛇。
“果真,想要获得自由真的需要付出点代价啊。”
晴空无云,皓月千里。星辰仿佛是那被神明揉碎了的宝石,光芒闪耀,遥不可及。
这株草的“人生”也即将要开始了,然而它还一无所知。

乌鲁克城。
新王登基的盛大仪式上,群众们载歌载舞,庆祝,应该说是祈祷这位英俊神武的王者能给他们带来富足和安定。但是他们的祈祷没能奏效。新王苛政猛于虎,他穷奢极欲,欺男霸女。城外城内,民声载道。神明们坐不住了,他们原以为这个混血的王者的即位可以是神控制人的一个楔子,然而不成想,这个楔子却失控了。
由此可见,神并不是像人类想的那样“全知全能”,他们也会遇到,不在既定内的意外。然而神也会不长记性,想去解决失控的人偶,办法难道不是杀掉,再造一个么?所以说没这么做的神,并不是不懂,而是出于,神明自身的虚伪自大和神明之间的争斗。

冥河幽海之下。
这株草的感官越发敏锐了。它已然能看到千里之外的繁华城邦。(其实它早就有这个能力,只不过在此之前它的心智未开,并不能驾驭得了自身的魔力。)
它看那城中净是些乌烟瘴气、鸡零狗碎的事,不由得心生怨怼:“好好的一座城,怎得混乱至此?”又看那一对一对的夫妻,哭着送别进献的儿女,它更是气愤难当:“这样的王怕不是比那毒蛇还要可怖!”它心中不忍,但是又实在是气。它的神识跟着被押运的“贡品”一路进了那座奢华的宫殿。

乌鲁克城。
入目之处,即是金碧辉煌。坐在高高的王座之上的男人,更是这天下高傲的代名词。他一手托腮,一手举杯,俯视着匍匐在他脚下的男男女女。
“很好,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抬起你们那愚蠢的头颅。”大麦酒的醇香荡漾在王座周围,除了王能尽情享受沉醉,其他人只有跪在王的脚下颤抖的份。
不知道谁那么不幸,又不知道谁那么幸运。
“厚?今日的贡品,都这么乖巧了?一丝不苟的样子——怕不是希杜里的祈祷起了作用?”王的辅佐官,大巫女祭司长希杜里每天都在乌鲁克祈祷,祈祷王可以早点开化。
灯烛爆了个灯花,王心大悦。
“很好!今日一共六人,那遍全留下吧!”
众人跪拜,无一不战栗。
盛夏的夜,王庭寝殿,灯火达旦。
他们祈祷自己被选中,又祈祷自己不被看中。正所谓,伴君如伴虎,宫门深如海。

冥河幽海之下。
它看到这里,神识就撤了回来。须臾数月,它凭着四下窥探,已经将人间看的七七八八。它那颗曾经怀有大志的心已经被那个金光闪闪的王给作践了。
“不高傲无以为王?看来,我这样的异类还是不要妄想去招惹那个家伙的好。”
“任他这样凶残无度,神都是瞎了么。”
一片白云清清地被微风推离,不一会儿天空堆满了乌云。大雨倾盆。
“也罢,这些事本就与我无干。我这叫咸吃萝卜淡操心。”
幽冥之处天气说风是雨本是常事,但是这次的风雨来势汹汹,让多疑的它心生不妙。

神明没有瞎,只不过神明在夜以继日的翘班罢了……直到民怨沸腾,他们才做出一个补救——用一把天之锁镇住那失控的天之楔。

————————————————————————

啊……又开坑。
我也不知道这是从哪来的脑洞……总之敢想敢写,想了就写,否则灵感没了,再寻都是无用。(所以《黑白相守》还有《罪不容诛》……emmm,先坑着吧……)

它以后会有名字的,当然要小恩给起啦!它也不会一直在水底下的,会有无良帮它“芙蓉出水”的_(:3」∠❀)_

这次写的好短……因为太晚了。我下次一定白天码文……
看文的小可爱们有什么想法要说出来啊(›´ω`‹ )
我一定会虚心接受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