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r言峰衣领er

极度,极端,极致的厌恶腐向。
类似《冰尤》的除外,因为那是真爱。
兵长/闪闪/咕哒乙女&拉向


我不想放弃。

【c闪咕哒】偷得浮生半日闲

※Myroom的日常,ooc不可避。
※我是个毒乙女,不吃最古基设定(泥板和月球也是两码事)如有闪恩真爱请自觉避雷。(小恩真可爱没错,不过术闪是咕哒的。)
※被自己的愚蠢和上头的无厘头干成傻逼的我决定填坑安慰自己……(这是新坑吧?)
※如果你不介意我的渣文笔那我们就开始吧~

“已将吉尔伽美什(术阶)设定为中意从者。”

咕哒终于从目睹王离世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了,因为王他降临在迦勒底了。
和那个金色的版本比起来,术阶的王显然是历经沧桑的成熟版本。咕哒毫不犹豫的将中意从者设定为贤王。

“Caster·吉尔伽美什,应乌鲁克的危机以此姿态现世。可不是遵从你的召唤而来的,别太放肆了,杂种”
“呜呜呜……王!”
“这是怎么了?没有太久吧?你这个杂种怎么哭成这样?”
“我……我太激动了。”
咕哒擦了擦眼泪,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贤王,饶是几经生死、全知全能的贤王大人,也有点经不住被这样热情的的眼光。
“收起你那放肆的眼光啊,虽然我不是以前那样,到也不代表本王没有脾气了。”
“没很久?失去一个人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啊,难道王失忆了么?要我提醒……”咕哒石乐志现场。
“够了!看在你为王瞎操心到这个份上,本王就不计较你这一次的大不敬了。没有下次了,杂种。”
是呢。不论是哪个形态,王永远是王。而我这点卑微的爱慕甚至都不用去藏着掖着,那样倒愚蠢了。就这样陪在王的身边就足够了。
咕哒深吸一口气,狠狠闭上眼睛,然后猛然睁开。
“既然王不计较我的大不敬,那王能否给我个补救的机会呢?”
“哦?杂种就是杂种么?向王发出如此拙劣的邀请?一脸丧家犬的衰样,你认为本王会答应么?!”
嗯,死傲娇。咕哒忍不住心里嘀咕,脸上却做出一副灿烂模样——
“那王样,最后的御主今日能否邀您同游呢?”
“哼。最后还要拿出那个可怜的称谓自称么?哈哈哈哈,王准了!还不谢恩?蠢货!”
贤王仿佛被咕哒那副赶鸭上架的认真取悦了,爽朗的笑声将咕哒环绕包围。
改称谓了?这可不常见啊,王样。你这样称呼我……咕哒一直没有放松下来的心情终于真的放松了下来。
“那我们就出发吧!(我的)王样~”
咕哒对着贤王绽放出无可匹敌的笑颜,她橙色明丽的发随着她的跳跃跟随者摆动。少女灵动欢快的笑声给人一种岁月美好的恍惚感,她身上的御主制服再也不是冰冷的束缚,因为主人的心境变了?
真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杂种呢。贤王用他那双睿智的红瞳注视着咕哒。他非常自然地伸出手,牵住咕哒的手。
“走吧,杂种。本王也好久没散步了。”

再睁开眼睛,咕哒发现她和贤王来到了第七特异点的某个小的训练场。应该是她刚刚到大使馆的那个时间节点,夜晚的大使馆外街道空空如也,黑暗将乌鲁克城
包围,这样的情形下,晴空无云,夜空的星光显得格外明亮璀璨,月牙安静地弯着。
但是却让人不禁想起这座城的曾经,就像故人……
“不要想些徒劳无益的东西!蠢货。既然是出来散步,自然要认真地欣赏景色。”
“可是王……”咕哒欲言又止。
“怎么?怎么不如刚才那样强势了?本王知道你想问,那就问吧。”
或许是故国的夜风吹拂得王心境平和,王一反常态地允许咕哒向他发问。可是故地的夜风显然让咕哒更加悲切,她觉得仿佛腹中千言万语,但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正当她以为王要怪她优柔寡断时,王却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呐,立香,你是孤儿吧。”
“啊?是的……”
“其实人类都是孤独的。相对的,杂种们可能会比王要幸福。王生来孤傲。王可以拥有友人,王也可以承受孤独。”
“也可以承受……失去友人的痛苦?”
“果然是蠢货么?那只是回归了本来的孤独。”
“……”
“从冥界回归的我,孤独从未离开,直到本王离世。但是本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不是的……”咕哒很想说“王还有我啊”可她没说。
“欢迎王的回归。”她改口。
“是吗?蠢货。想说的话咽回去本王也是知道的。”王看着咕哒笑得十分开心。
咕哒脸越来越红,最后整个人仿佛都要开(沸腾方言)了……
“哈哈哈,看你那不成器的样子,蠢货。王者生来孤傲,本王永远也只有一个挚友。而你——”
贤王注视着咕哒,咕哒被王的气势压迫得想逃跑,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与王对视,就像他们最开始在大使馆时那样。
“而你这个蠢货是(本王的)希望。”
咕哒不知道是跟着王逛街逛的还是怎么,她觉得她有点支撑不住,头向着地坠……
“真是个爱逞能的蠢货。姑且让你倚在王的肩上休息一会吧。这就算是对你今天的奖赏吧。”

空城的高台上,曾经的军事工事如今只是个用来抒怀的景。夜风有点凉了,王给咕哒披上一件外衣。夜空之下,王的眼光放远,又投回咕哒身上。咕哒好像做了什么开心的梦,脸上挂着没心没肺的傻笑,还不老实地拱来拱去。
“这糟糕的睡相啊……真的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么?蠢货。”
王将咕哒搂进怀里,掖好衣角。
“那就在这孤城多停留一会吧。但绝不是为了让你多睡,真是没心没肺的蠢货。”
乌鲁克城最终会随风而逝。苏美尔文明也有一天会绝迹于地球之上。这些令王都无可奈何的时空变迁,咕哒果然是不会再去问王的。
因为她一开始就被给予这种文明崩坏级别的绝望。没人比她更能理解这种无能为力了。
“所以孤独么?本末倒置了啊,蠢货。”
星辰闪耀于穹顶,旷野辽阔于城郊。王终于吹够了风。他没有叫醒咕哒,他抱着睡得深沉的咕哒回到了御主的房间。
“休息之类的还早百年。如果是你这个蠢货的话本王应该不会太过无聊了吧。”

我写的是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其实咕哒并不是要去揭王的伤疤,就是那种“对着朝思暮想的王一时石乐志”
爱从来都是克制,克制。
但她只是个孩子啊。(围笑)
这次也是ooc到糊脸……所以大家轻拍。
然后我又熬夜了……明天还要改表……我要死了。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