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r言峰衣领er

极度,极端,极致的厌恶腐向。
类似《冰尤》的除外,因为那是真爱。
兵长/闪闪/咕哒乙女&拉向


我不想放弃。

【闪咕哒】我只是想要个鼓励啊

※月球新人,涉月桥段什么的经不起推敲请轻拍。有好的建议我会接受。ooc不可避……食用前请阅读说明防雷。
※CP提示:all闪×咕哒
※性格提示:术闪成功被魔改成大哥的老妈子二号……二闪被魔改成带着妹妹瞎玩被抓包拿妹妹顶枪的坑货傻二哥;幼闪被魔改成吃了返老还童药之后,人小鬼大的三哥…… 我对幼闪性格不太熟,把握不好请大家多多指教啊!真心。
※背景:xjb设定,日本冬木,穗群原学园,普通女高中生和没有战争的英灵们的日常。 咕哒:我真的只是想……让王他们觉得我也很优秀啊哭。
※如果你不嫌弃我的渣文笔,那我们就开始吧~

不论是个多豁达的小姑娘,她应该都会希望当她取得成绩的时候,得到她在意的人的鼓励吧。

穗群原学园,吃完月见团子没多久,秋雨就如约而至。秋日雨后的街道散发着一种清冷的孤寂,黄叶扑棱棱打着旋打在放课后的少女头上,又滑落下去。橘色短发的少女蹲了下来,拾起这片叶。 这地方其实并不冷,相比之下……不知道为什么却被叫做冬木。少女透过这片黄叶,仿佛窥见了另一个世界。她恍惚失神,全然没看见路过的神父。
“还是赶快走吧,回家晚了王(da)样(ge)又要唠叨了。”少女急匆匆的样子颇为可爱。
“真有趣。”这位散发着恶趣味的神父目送着少女离开。
少女走得匆忙,终于卡着时间回到了家。
“呼——我……回来了~”
“走这么急?是不是路上又发呆了?”
“没有啦……”少女赶紧否认,
“只是被树叶打了一下头……”少女小声嘟囔。
“女孩子放学还不早点回家?今天不是有社团活动么?没有下次了啊,蠢货!”
哪怕是从厨房传过来,王样的教诲也是一样的中气十足。
“咕哒妹妹回来啦~”
“杂(mei)修(mei)竟然不和本(ni)王(ge)打招呼?!”
这两个估计是八字不合?明明是同一个人啊……拥有超萌身高差的两人激烈对视中,场面一度十分失控……
少女藤丸立香(咕哒)的每日例行——哥哥们的修罗场开始了。
“喂!你们两个,天天对眼有意思?还不赶紧过来吃饭?!”
咕哒已经习惯了,她淡定地绕过僵持不下的两人,去给王样帮忙。
一家人在各自忙碌一天后在餐桌聚齐,贤王安静的吃着饭,王和吉尔在饭桌也要对立,而咕哒边吃边协调王和吉尔的气氛。 吃完晚饭,王被贤王踢去刷碗,咕哒被分配扫地,贤王殿后倒垃圾。吉尔本来是要收拾厨房,而怎么可能呢(围笑)?所以他和咕哒换了工作。 于是顺理成章的,咕哒进了厨房。
“原来是杂修啊,不是那个该死的家伙。”
“也别这么说啦,王。”毕竟那是你自己啊。
“哼,算了,杂修永远都不会明白!”
是是是,谁会明白一个过去的自己会讨厌未来的自己啊?还是返老还童级别的未来的自己。
“那个……王,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哦?杂修既然想说,那就说来听听吧。”
“那个……嗯……我们学校不是有弓道部吗……我……”咕哒紧张到不行,她真的有点怕王。
“继续啊,杂种。让你的王等待太久可不是件好事啊。”啊啊啊,这副玩味的表情!咕哒怔忪了几秒,赶紧继续话题。
“我在弓道部举办的全校箭术比赛拿了第二名第一是凛……”一口气不停顿,咕哒脸都憋红了。
“就这样?不是应该的么?杂修?还有就是——”啊啊啊,王你不要靠这么近!咕哒的耳朵脖子全红了,可以说又羞又窘。
“你不应该是第一名么?嗯?”王对着咕哒的耳朵说完,就转回身继续擦碗。 咕哒的脸啊什么的一瞬间惨白惨白,她的灵魂都发出一声悲鸣。果然是王吗……妄图得到王的夸奖……仿佛只有那一个人可以做到啊。
“剩下就是你的工作了,杂修。”王没多说一句,就迈着大步出去了。 咕哒像是被霜打了似的,心不在焉地收拾好厨房,无精打采地回到了她的房间。
现在才七点多而已,还有两个小时才要洗漱休息。咕哒换下家居服,却没换上睡衣。
“去训练房吧。” 咕哒随便穿了件黑衣服,面无表情地走向训练房。

客厅里,三个王各自占领一只沙发。贤王倚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电视,时不时地用乌鲁克语点评一二;王则是四仰八叉的bia在沙发上打游戏,王最近沉迷农药无法自拔,手机音量开的震天响……吉尔君抱着肩膀鼓着腮帮子瞪着王……他的视线的杀伤力可以和某位来自印度的咖啡店店员媲美了。因为王他放下了手机。
“喂!该死的,你这家伙盯着我干嘛?”
“你是不是又打击咕哒了?”
“那种杂种,就那种程度,也叫打击?”
“你只是因为第一名的指导是那个红色的才会那么说咕哒吧?”
“少在那里自作聪明了!有本王指导是多么大的机缘,这个愚蠢的杂种竟然还输给那个家伙……第二名还来本王面前邀功……”
“果然是吧?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呆毛(真呆毛,头发的意思)么,咕哒可是个弓道部的新人啊,怎么可能跟那个筋肉女比?”在护短方面,暗戳戳的吉尔才最扎别人心。
“……哼,说的好像你没教她一样!杂种失利也有你的份!”
“那我也不会像某人那样冷血,夸人不会么?死傲娇小心眼。”
“你!今天我不和你计较,你等着。”
“废柴,抱着你的游戏溺死吧!我是怎么长成你这样的啊……真是。”
“嗯,标准结局。”贤王用乌鲁克语总结。
“那边的,你就不担心咕哒吗?”吉尔真的很关心咕哒。
“她去训练房了。本王的千里眼没花。”
“这么晚了……”
“放心吧,红外摄像头比我的使魔还靠谱。她现在刚刚做完热身,真是个蠢货……一直在发呆。”
“你就一点不担心的?”
“明天我会跟她谈的。那边打游戏的!收起你那点小心思,都是自己,你什么样都清楚本王可是很清楚的。(小心本王没收你的那堆东西!)”
“哼,你们就宠着她吧!”
“不知道谁非要抢某女人金弓送咕哒只因为咕哒夸了那把弓‘金光闪耀’!”二对一,老年组打青年脸。
“……”青年完败,他默默收起手机,跟着老年的一起看……电视。
“唉……”老年继续看电视……不对,原来是在看咕哒练习实况……
“嗯……”返老还童的继续抱着肩膀鼓着腮帮子。

晚上九点半。 咕哒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了她的房间。咕哒甩了甩头,换上睡衣。 刚才明明已经累得不行,但她还是在训练房的浴室洗漱完,裹了个浴巾就出来训练服投进洗衣机。她歪着头看着滚筒滚来滚去,半干的头发听话地趴在头上,呆毛什么的,耷拉的更低。
身体累,心也累,但是脑子反而更清醒了。辗转反侧,她失眠了。
咕哒回想,这三个自称是她监护人的家伙把她从那个冰冷的孤儿院带回来,这已经过了十年了。十年来,他们的相貌一点没变,就像她后来认识的其他的朋友,他们或多或少都会一些普通人不会的东西,而她却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还记得她十岁那年,住在她隔壁的孤寡老人汤川爷爷去世了。那时候她还不理解什么是生死,但是也对这些有所察觉了。她盯着王的红瞳,扯了扯王黑色的西装。
“王,我会不会有一天也躺在那个盒子里?” 王心中震惊于小咕哒的敏锐,也心疼她的敏锐——她没有问他们,她问的是她自己。她应该不知道的……
“会。凡人的寿数都是有限的。”王看着小咕哒的眼睛,
“所以你有什么想说的?”
“既然人人都不例外,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但是……”
“嗯?”王脸上表现的很平静……
“但是你们都不会的吧。我要是死了的话,你们还会继续留在这里吗?”
“应该不会。”王脱口而出
“那你们要去哪呢?”
“找你。”贤王站在咕哒的身后,抱着了小咕哒对她说。
“找不到……”“一定会找到的!”吉尔也来了。
“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会死啊。”
“那就直到再也找不到下一个你为止。”三个人异口同声。
咕哒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止不住地流。她努力睁开了眼睛,发现这是她做的一个梦。她摸了摸枕头,“这么湿……”。她忽然觉得自己犹如庄周,但是又不知道这“庄周”又是何人。
“又是这种梦。”咕哒叹了一口气。 既然梦里有自己的回忆,那再用回忆编织梦又有何不可。

咕哒又一次陷入了……
岁月总会给人以改变,如果外貌没变,那性格习惯喜好什么的总会跟着更新,就像王评价他用来打游戏的工具一样。十年,时间把金光闪耀的王者改造成一只脾气贼冲的死宅橘猫;把鞠躬尽瘁的王者改造成一个时而话唠时而失语的老妈子;把脱离自己命运的王者改造成一个妹控。 咕哒小时候没少受批评,罚站、不让看动画片、不给买零食……其中十有八九是跟着王一起捣乱然后被贤王发现再然后王反水把她给坑了。
可能是真的有太多次相同的经历了,所以哪一段都记不太清楚了。然而咕哒却想起那个时候的吉尔君的话。 那是某次又被王花式坑害之后的罚站。 小咕哒站军姿站到怀疑人生,看见了吉尔君,他说他路过。
“呐,咕哒,还是歇会吧,你放心,有我在那个老妈子不会知道你在休息的。”
“还是吉尔君最好了!”
“咕哒最可爱了,来,吃糖。”
小咕哒双手接过糖,拆开包装把糖扔到嘴里。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歪着头问吉尔:“为什么吉尔君不与王和王样一样称自己是‘王’?” 吉尔愣了一下,回过神看向了远方。
“我曾经是王,可以说我还依稀记得恩奇都还在的时候,恩奇都不在的时候,但是不记得我回乌鲁克的时候。”他从台阶下迈上来,盯着地面,“我是寻到长生不老药,没去洗澡,直接吃了它变成这幅样子……我想着‘没人信王是个小孩子,哪怕我长的跟小时候的我一模一样’我堂而皇之的放任自己的痛苦与喜悦……直到我因为疾病死去。”
“不是说长生不老了……么?”
“是啊,长生不老,返老还童,但是也可以病死啊。”
“……对不起。”咕哒红着脸给吉尔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诶,不用这么大礼。我其实是这里最不成器的,所以自称王什么的太自大了,我不会再自大下去的。”
“吉尔我不要太拘谨自己啊,谁都会犯错不是吗。”
“但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犯这种错。”
“放心吧!我会努力的!”不管是谁。你们三个都是那么光芒四射的……
“我相信咕哒呦~”吉尔君的笑容真的……太治愈了。
“嗯!”咕哒重重的点头,吉尔君的鼓励永远都是那么暖心。就像吉尔一样……
咕哒做了一夜的梦,都是三个和她的曾经。

第二天一早,咕哒六点半准时起床,她要去弓道部参加训练。洗漱完毕,咕哒来到餐厅,却只看到贤王。
“呐,王样早安。王和吉尔君呢?”
“这个时候就不要管他们了,蠢货。你吃完早餐不还要去弓道部训练吗?记得时间啊,别迟到,但是也不能吃太快……”来自乌鲁克贤王的清晨广播开始啦。
“嗯嗯嗯。”咕哒连连点头。
“还有就是,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也别把别人和自己的期待看的太重,那样很蠢。”
“诶?那岂不是……”
“对,你需要的是练习这个过程,结果只能代表过去,不论是否达到预期,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得到。”
“可是……”
“没有可是。不要把厚此薄彼,明白吗?立香。”
“我没有……”
“好了,快去吧。迟到是不礼貌的!”贤王摆了摆手,表示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啊,还是吉尔最可爱……这两个大的一个比一个傲娇别扭……要不是一起生活了十年,谁听得懂他们两个的夸奖啊。

咕哒训练结束之后去天台吃便当,发现有点不对。这便当太像那个金光的准备的了……
“不会吧……”
正当咕哒眉头紧皱怀疑人生时,她的手机收到了来自王的line
“哈哈哈哈哈,杂种是不是一脸惊叹的表情?这可是本王御赐的珍馐,不许剩!”
“……果然。”
“哼,好好训练,要是因为胡思乱想走神而受伤的话……杂修你就等着承受王的怒火吧!”
“……我才没那么幼稚呢,真是的。”
“别听他胡扯了,你安心训练。晚上给你做猪排饭。”
“还有超新鲜的柚子呦~”
这三个家伙啊。咕哒摇头失笑。

咕哒吃完最后一口便当,冲洗好便当盒。
“感谢有你们,王、贤王还有吉尔。”
少女咕哒最终还是没能得到一份直白的鼓励。但是她不再委屈了。
“你们这群口是心非的死傲娇!”
箭矢闪耀着寒光刺穿妨碍它的阻力。咕哒眼神凛冽,斗志昂扬。

我只是想要个鼓励而已,你们却总是说漏真相。

——————————

啊,断断续续写了五个小时……(苦笑)
被母上成功忽视了我的进步,遂成此文。所以……术闪ooc到爆炸,请大家轻拍orz
我真的不了解幼闪……所以也是ooc现场了。(我是个不称职的闪厨,我有罪(=_=))
总之各种ooc吧……(那个跟踪狂似的麻婆是个啥鬼?我说他真的是打酱油路过你们信吗……)
各种意义不明……啊,大家的眼睛辛苦了。
(坑王顶锅跑路。)

评论(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