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r言峰衣领er

极度,极端,极致的厌恶腐向。
类似《冰尤》的除外,因为那是真爱。
兵长/闪闪/咕哒乙女&拉向


我不想放弃。

【All咕哒日常】倒向山的那边

※没什么特定的CP,有那么一点吧……咕哒玛修。
※背景国服进度,现在咕哒子已经把万圣了仓库换得差不多了,但是金字塔的某法老死活不给小伊丽……(来自我的怨念……)
※ooc才是我辈本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




又是寻常的一天呢,人理修复的每一项都有序进行着,感谢伊丽酱,每年都能换装不说,还给我这么卖力的找圣杯……咳咳……咳……我是不是知道了些不太美妙的事?
该说自己运气好呢?还是说只不过是风水轮流转与常人一样也有起落呢?去年的礼装还能用,打起特异点来并没有太费力。其实礼装也只是锦上添花,真正起作用的还是一年来都在努力进步的大家啊。
咳咳……咳咳咳……咳呃嗝……
果然,最拖后腿的我的躯体……抹了一把眼角,我顺顺气,走出了房间。

迦勒底外的风雪呼啸,室内应该是恒温的,但我因为感冒而觉得后背嗖嗖的冒冷风,但脑子是热的,喉咙也是热的,五脏六腑更是热的,好想去雪原啃冰溜子……但是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却告诉自己——好冷好冷,真想去熔岩洞然后整个人泡在岩浆里……
紊乱的生理直接使大脑宕机。能支持我走向管控室的应该是被训练出来的肌肉记忆。每一步都那么沉重,就像从前背着一堆没写的作业去学校面对较真的班主任一样;但是又好像是那么轻盈,就像是期末考试结束把人从沉重的书包中解脱出来似的。
为什么会想到那么久之前的东西?明明已经和那些俗世根本没可能了。
我可能是病的太厉害了脑子真的有问题了,一会儿去奸商那里骗点消炎药吧……

所以说我也是真烧糊涂了,我能骗得过这里的谁啊。

管控室里医生稳坐指挥台,工作人员还是有条不紊的各自工作着。我们已经进行到每天刷刷金字塔魔王级就好了的阶段了,小伊丽的种火……肆意马赛,等这个特异点没有什么油水了再去想吧。
我猜测感冒的缘故或许是来自迦勒底那些没办法出场的英灵的诅咒吧……我果然还是没办法统筹兼顾啊。
苦笑是不能表现的,大早上的,多没趣的表情。

整理好攻打魔王的队伍,我们出发了。期间玛修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就知道,这个老是叫我前辈的女孩子其实有一颗比谁都仔细的心。我还是放心不下她啊……我没有事啊……

“没事的,玛修,等我……啊,不对。女孩子不要老是那么操心哦,会长皱纹的~”

“前辈!”

这次没带玛修其实也是有点私心吧。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现在清楚的很。如果让她跟着我,我若是真的掉链子……也不能让她亲眼看见她家前辈的狼狈样子。毕竟不是在战场上受的伤……

我给自己立flag从来都是毫不犹豫的。所以说热爱逞强的人的心里应该是座旗山。

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个法老,那个不愿意回应我召唤的法老,依旧没有将头奖拱手于我。

“这持久战要战至何时。”加班才是生活的孔明大人摇着羽毛扇感叹道。我看了看那边跟着捡战利品的芙芙,芙芙冲着里室的王座做了个鬼脸。

“芙芙捡东西都累了。大家也都累了。”我环顾这巨大建筑物的四周,“那么我们先休息一会吧,原地活动活动,别走太远啊。”

小莫欢呼着拉着不明所以的大王窜到那边的王座去了。
两个不同形态的韦伯一个踱来踱去的,一个看着某处发呆。
乔老师因为刚才我的失误上场挡刀,他的铠甲有几片被那边暴击给掀掉了,他在补……
杰克没有走,她盯着我的手看了好久了。

说实话,我现在很不对劲。我觉得这豪华的王宫之内每一处都是那么刺眼,闭上眼睛,血红一片;睁开眼睛,白光一片。
内里像是有一把火在煌煌燃烧,我眯着眼看小莫给大王讲什么东西……王座……
一想到没有打到伊丽酱的礼装……我就觉得我跟那个刺眼的法老三观一定不和!

“妈妈?妈妈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刚才就觉得你手不太对劲,以前没有这么凉的。”我恍惚的神魂被杰克的声音拉回肉体,我不想敷衍她,但是也不能跟她讲实话。
但是……
“而且妈妈今天一直在抖,尤其是看见那边的太阳死掉了之后,腿抖个不停。后来有点控制了……”
啊,我都做了什么啊。这种需要概率大于能力的事情我什么时候这么在意了?
“呐,妈妈,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我想莫德雷德卿和阿蒂拉也不会看到的。两个韦伯也都有走神,圣乔治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那。”我看了看其他的从者们,觉得老是让他们在那边放空也不太像话,我摸了摸杰克的小脑袋,笑着对她讲妈妈没事,妈妈就是太在意那个太阳的为什么不把小伊丽交出来。杰克这才放心,不过还是很认真的给我讲:“但是妈妈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杰克哦。杰克也是会一点医术的。”我非常郑重的点头,换来杰克一个特别可爱的笑容。

嗯,女儿真是妈的贴心小棉袄,我觉得我已经被治愈了差不多了。

又讨伐了一遍,法老应该是死了心不给我小伊丽了。我带着六位从者回到迦勒底,午饭很丰盛,丰盛到让我在想今天是是不是什么特殊日子。

“今天周日啊master。”卫宫解下围裙,坐到我左边。

自从我建议迦勒底的餐厅改成外边营业的那种圆桌样式之后,吃饭都觉得温馨了不少。就是那些不执着于人世的从者都开始来吃饭了,医生吐槽幸好他们吃的不多……
不过这也有个问题,谁坐在我身边呢?
最终还是玛修止住了这场风波,她建议每天坐在御主这边的是当日值班英灵和负责料理的英灵。
于是我陷入了种火地狱——那些没被培养的英灵没办法值班然后……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改餐厅的桌子?!

想到这我就头疼。鼻腔也酸疼。喉咙更是冒火。
太冷了,又好热。
真是有点浪费卫宫给我做的这么丰盛的午饭了。

我控制着自己一步三摇的飘回房间。倒头就睡。
被窝应该是拯救人理的master的坟墓。
我最后的那点理智也灰飞烟灭了——我没定闹钟。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都是第二天的凌晨了……我这是睡了一下午加一整夜吗?!这也太不像话了……

我想冲出房间,但是却发现自己面前,呃。
“master!我还真的以为在这一年来你真的有进步了!看来是我诸葛某人想得太多了!”
“前辈,你高烧三十九度六了啊,幸好杰克和芙芙回来就告诉我们你不太对劲,一直在发抖!你不让我跟着是不是怕我发现啊!啊?”
“master,我觉得你是不是叛逆期延迟了?有不舒服的地方就要说,想喝糖水你也跟我提出啊!硬撑着死鸭子嘴硬的人就应该抱着……”
“够了faker!杂修就是杂修!那种小事……为何不能跟本王讲明?那个太阳的也是太顽固了!你犯的错误不止这一条!你上场就该带本王……”
“真是该死的顽固呢。master。你这分坚定跟伊夫堡里的你虽只多不少,但是却愚蠢至极。”
“master你的脑子还好吧。我听阿周那说以前地位低的人发烧不吃药都烧傻了。”
……
我看着这一屋子的从者们,感觉自己这有点像个叛逆了。但是糖水是什么啊……

最后奸商、医生还有玛修留下来……准确说屋外面还有吉尔卫宫伯爵以及一直担心我烧没烧傻的迦尔纳。因为他们实在是太有存在感了,哪怕在门外我也能感觉到。

“立香。”医生脸色极度之差,我觉得我难逃一劫。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医生啊!那个死宅甜食控是装的吧啊啊啊啊啊!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病了好几天了。我们其实也不是纯傻子,讨论过要不要让你休息一下。但是大家开会还是最后决定观察你的情况。毕竟御主是个非常要面子的人不是吗。”
啊啊啊啊啊,我不要面子了。医生我求你好好讲话……
“嗤。杂修的命还不如体面贵。过分优雅是病啊!”
……我当我没听见可以么。
“是啊立香酱,伤风也不是小事哦。老是拖着也是会有生命危险的哟。”
“前辈最差劲了。不要老是自己扛着啊。”
“最重要的是自己扛不住了就不要硬抗啊。”
“我又不是真的唯利是图。”

吃完了药,我被按回被子要求继续休息。
就在我药劲上来了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了她的话。
“前辈的身边一直有我…们啊。所以请前辈相信自己,相信我们啊。”

相信啊,我一直都最信任玛修最信任大家了。我可能真的不太相信自己吧。

事后,迦勒底的从者们没事就变着法找我聊天,很多时候都是他们讲我听。虽然以前也是这样,但是我感觉自从我病好了之后好像大家都有点不太一样……

“是我多想了吗?玛修?”
“嗯……前辈,你还是就当没觉得有异常的好。”
“玛修你这样说我更好奇啊!”
“总之前辈你以后有什么自己无法解决无法承受的事情,最好先跟我说一说……不要抓住一个人就……”
“就?”
“就抱住不撒手撒娇哼唧说想喝被禁止的糖水因为自己病了不好意告诉大家怕拖累进度之类的……”

“我会很困扰(担心并嫉妒那个被抱着的家伙)的”

……当我没听见可以吧。我发誓我再也不要烧成那样子了!!!

我最后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以至于脸红的玛修最后那句话……
我没听见……
“这些都没什么。前辈最后抱着吉尔伽美什王上喊妈妈什么的,还说……”
“最喜欢我了。”

————————————————————————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
结尾实在是太烂了……对不起对不起😭
病傻了我orz

小太阳那个的意思是阿周那想咒他也如下等人那样死掉,并不是说御主是下等人。而且他这句话可以这么听“master病这么重为什么不说要是又是怎么办”之类(风评被害的汤圆)
咕哒睡了一下午,期间做梦做得极其精彩。
(好了,这也可以扩展对吧?新坑预订get√)
咕哒是怕拖进度,而且她真的对那个拉二不掉礼装耿耿于怀。她觉得自己什么伤没见过,要是感冒都挺不过去她太菜了。

还是渣文笔,想说什么无法表达太好……
最近一个寝室都病了5/6 了,加上考试月。忙死。
于是想咕哒这样的拯救人理一年多也身经百战了的人类御主,遇到疾病会怎么样呢。

“为什么会想到那些没有可能继续的世俗生活?”
迦勒底被众人簇拥的凡人,终究是孤独的。

但是她还是有伙伴的。

评论(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