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r言峰衣领er

极度,极端,极致的厌恶腐向。
类似《冰尤》的除外,因为那是真爱。
兵长/闪闪/咕哒乙女&拉向


我不想放弃。

【替补员四十八号】一场为了自己的战斗

看了这几天的关于2.0的情报,我心情复杂。
给《我叫李白许周,给我打钱抽到算我输》氪金……心情更加复杂……想到自己颓废的日常和2017支付宝年度账单……我已经复杂到剪不断理还乱七八糟的领地了……
怎么说呢,有点戳中了我内心某处吧。
※自我代入严重的………
※ooc严重!!!
※胡乱分析,满嘴胡沁。

如果你真的真的真的不介意,那我们就开始吧。

我这一觉睡得好长……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我好像看到了……我忘了。她的名字就在嘴边,但是就是说不出口。
我的历史学的极其不好,依稀记得梦里听闻七位A组御主要把世界改为他们认为的“正确”。也就是说……我会死。
那个被改动过的世界或许比“正确”的历史更美好。
这是什么?
这相当于打江山吧,就是古代中国的那种争王位一样的,涉及世界线变动级别的战斗?
成王败……死。死的不止我一人,不止是人,此间的一切都将被改写,或许神代不会衰颓,大秦二世乃至万世而为君……(多了想不起来,真的抱歉)
而我,反倒是所谓“反派”
仔细想想,历史本就是胜利者打扮的小姑娘啊。
如此令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的命运之战,多么神圣伟大啊。
可是一想到我只是个连历史都一窍不通,魔术更是不通一窍的凡人,此前的战斗,都是在各路英豪提携下勉强通过……
我知道,我只是个凡人,我能做的就是最普通的事。除了坚持下去,我别无他法。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送走了几乎所有一同战斗过的从者们,我隐约知道,我即将面对的是将会比之前惨烈千百倍。因为我连“坚持自己是正义的一方,所以坚持”都做不了。
我要送走……我早该知道的,无不散筵席。我应该抓紧再看看他们的灵基,初始的,一步一步地成长直到巅峰的……
我看到了我的主力从者们,那还是去年的圣诞节,我很幸运的一天内召唤了五位实力超群的从者。然而明天他们就要强制返回英灵座,还有那个刚来没多久的艾蕾。
能够被召唤,当做人类,不能避免战斗,但是获得了难得的“平常”。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内心,都还是愉悦的。
然而这一切被我提前预知,我看着还在欢闹的众人,我有种想当这个梦没发生过。
但是我知道,御主从来不做没意义的梦。
加拉哈德,那个在我这条该死的世界线里救了玛修一命的最纯洁的骑士,他告诉我,我应该老实等死。
言峰绮礼,那个竟然还活着的扭曲者,在我面前掏出了达芬奇跳动的心脏。
想证明自己有才能的玛丽……英年早逝,承认自己平凡甚至庸碌对于她来说还不如让她深信的雷夫虐杀。我竟然想起来了……不过……
至于我,我似乎只有死路一条。
不对,我还可以垂死挣扎一下。
我看到了新的战斗的场景,那是还有所长的场景;也看到了,远眺的玛修。
如果说之前是为了“他人”,为了“正义”,那么现在我可以更坚定的说,我就是为了自己。
为我,这个平凡的存在战斗到底。
我相信换成他们七个任意一个,走到这一步都会选个比我的高大好多的目标吧?
或许……也未必吧。
他们所持的目标难道没有私欲掺杂吗。
说到底,能和圣杯扯上关系的,就算是魔术师,也逃不过是先是个人类吧。
我果真……是个很危险的存在呢。
我没有千里眼,我能抓住的只有我眼前的事物,浅薄,一如毫末微萍。
所以尽我所能,我要活下去。
这可能是我这个“这辈子就拯救过地球”的人最大的心愿。
从废阴暗的仓库走出来,我沉重的心情被迦勒底的欢乐包裹,扔到了大脑一角。纵使明天凛冬将至、明日天崩地裂。作为御主,我也要当做,我一 无 所 知。
我快步走到玛修跟前,跟她说声:“抱歉啊,玛修,我不小心在废仓库呆太久,把自己从前用过的东西都搬到那了。”我的脸上应该露出适度的尴尬的笑容,我右手挠头,不止在为欺骗玛修烦恼——也是在为明天隐隐担心。

藤丸立香
20171231下午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