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r言峰衣领er

极度,极端,极致的厌恶腐向。
类似《冰尤》的除外,因为那是真爱。
兵长/闪闪/咕哒乙女&拉向


我不想放弃。

【罗曼咕哒】在没有你的未来

※虽然打了罗曼咕哒的tag,但是不是cp对不起。(我不把他看成恋人,毕竟人的感情不止有男女之情对吧?)
所以不接受的话就不送了。……
※终章打完了。闹心,胃疼,我的上司,为数不多能取笑的家伙,再也,再也,再也见不到了。
※ooc不可避。ooc是我,我是ooc
※文笔……不存在。絮絮叨叨。说是祭文,我都没哭……(再哭就要瞎了)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

早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这个人会在固定的时刻离开我们。
但是一旦想去探寻这种莫名奇妙的预知时,总会被手边忙不过来的琐事打断,然后只留下一点点模糊的想法,也被无法抵抗的疲惫淹没。
没当回事。

“他这样没用的家伙怎么会离开呢?要被牺牲的也得像点样子嘛,起码是天才级别的。”
不是看不起,只是看不惯他那副悲伤过头的蠢样。明明我才是那个……最不成器的家伙啊,你怎么比我还要丧气呢?长他人威风的事,想都不要想!

从最开始的束手束脚,再到后来故意在摸鱼放水的时候吓唬他,取笑他胆小,怼他那种和小太阳似的ky气质。嘲笑他是大龄草食系男青年,沉迷于一看就不靠谱的女装偶像。想看他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总比装作若无其事要好看。

每次都把自己不爱吃的甜食塞在他手里,然后跟他抢上面最后一颗草莓。
为什么这么爱吃甜食呢?或许是太累了,心里太苦了吧。这些话是绝对不能跟他说的,我怕我真的猜对了,然后看到他痛苦的表情。

毛手毛脚的半吊子御主一路被人追着打,被玛修挡在盾后面,从天上掉下去……无数次,终于有点长进了。我学会怀疑人,也学会装模作样、装腔作势地盘问别人了。
信任好比那纸一样,薄得一戳就破。
用什么借口来说自己的多疑呢?
敌明我暗?
敌强我弱?
都说了是借口,生死之交不如别人几句若有似无的推测。
年轻?都是借口。

还好有达芬奇及时地告诫我和玛修,否则……我们两个现在会悔恨死吧。

说到底,这场战斗,从来都不止是我一个人的。主动参与其中的人,被动卷进去的人,活着的人,死去的人,人人有份。
我只是一只恰巧路过风口,被吹上天的猪罢了。不是妄自菲薄,我是怕我得意忘形。
什么样叫得意忘形?
就是任由自己那颗不灵光的脑袋胡思乱想,去怀疑那个背负着我无法想象的痛苦的人。

越来越近了……已经第七特异点了……王的身影就像印在我的视网膜上,又一次,又一次,活着的人挡在我身前,我除了看着他被敌人的箭矢穿透,什么都做不了。
也不是的,我能做的……多救一个是一个!
难得得到的生命,注定要死去的事实。复杂的感情,共同的愿望
——活下去,总会有好事降临。

事实上,爱就是一种暴力。
无时无刻不想的占有对方,不允许对方的生命里出现别人。
把自己认为的好全都塞给对方,不许不接受。
把自己认为的危险,自己认为的不对,强行灌输给对方,不允许反驳。
把对方视作天神,超凡脱俗。
言语形容不来的,自私,却又饱含深情。爱人之火一如火山,终有一日爆发,天崩地裂。

崩坏的玉座,破碎的神殿。里面关着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三千年啊,他那么多只眼睛,却只看到了悲伤和难过。
因为你不懂那些人类的感情吧。他也不可能懂。
以前我也想过,我对面的,该是个何种存在。
原来是因为怜悯。
“反正早晚要死,那就早点死吧。”
可以理解,无法沟通,不能原谅!

玛修……只留下她的盾牌,还有萦绕在耳的“前辈”。
痛苦吗?一直保护自己的后辈终于“死得其所”了。 不,我现在特别愤怒。
我终于可以正面面对敌人了吗!哪怕实力悬殊,我终于……

“同归于尽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的确不是,我想不战而胜,可惜没有达成过。

“我去去就来……”
不要去……求你了医生……

多想说你别去,但是我不能。都走到这一步了,我却依旧要看着玛修的背影,看着你的背影。
果真……我的预感,成真了。

除了能目送你,我还能做什么?哭都是多余的。
光芒闪耀中你笑着化作星光,不是说好去去就回吗?啊?!
回忆无法抑制地自动播放,第一次见面的邀请,我生病的时候默默的关照,每次作战的谨慎指挥。迦勒底英灵众多,但是能让我依靠的人类……从来只有你一个啊……

终于在成为英灵后实现了愿望。
却又变成背负着因果的凡人,十年无有一刻停歇。
无人可诉说,知道终有一日会是诀别,所以悲伤,所以故作圆滑。
难得获得的人生,却要为见证自己的死亡疲于奔命。
还妄自菲薄,故意给人留下奇怪的印象。
而我还有一刻在怀疑你。

终于,你解脱了。
归还给上天那超越人类的智慧,你终结了自己的一切伟业。
死得其所吗?
是了,你笑着离开的。
你说这是你能做到的事。
还说是我和玛修教会你的……
可你明明一副准备好了的样子!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不忘了再捅我一刀,我还不能反驳。

神殿已然消失,仅有玉座残留,再也没有兽的迹象了。只剩下我一个。
我手里握紧你的工作证,这是所罗门王作为名为罗玛尼的人类的唯一凭证。
怪不得你讨厌你的姓氏。
好不容易知道了“浪漫”,却从未体会过。

这个时候,却不能真的目送你离别。
我的对面,又多了个人。
他称自己是——终于理解了人的人王。
如果可以,我一次都不想提他的名字。
我从未这样想结束谁的生命,而且是要我自己,亲手去结束。
哪怕此人值得同情,可以被我理解。
为了生还。

一切都要结束了,达芬奇的指令里透着明显的焦急——这片区域要塌了。
目送最后在场的所有从者离开,我便又开始逃命。
不过这次,真的只剩我一个人了。
或许我是故意的,又或者是真的跑不动了,我没能到原始圣门。
我看着向上飞驰的“地面”,竟然没有害怕。
我任凭自己向着虚无和黑暗坠落。就这样,就这样吧。人理已经修复好了,我的使命达成了。之后的一切……我只想当下,就这样离开。
我受够了看别人的背影!和人诀别!所以……再见了。

但我没能成功。
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但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获救。
玛修,她终于可以有机会出去看看真正的蓝天了。
代价就是我的“敌人”芙芙,没了知性。
听他云里雾里的一番自白……再想想那个金闪闪的话。我好像又知道了一点什么。又是这样,抓不住的只言片语,我的前路,依旧未卜。

新的一年,把那个像悬在头上的剑一样的敌人消灭后,迦勒底御主的战斗生涯告一段落,我竟然不适应。
人一旦松懈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就会陷入空虚,就会回忆过去……

但是我不能。
我已经不能再像从前,有点烦心事就去找医生的麻烦了。
那个人不在了。
不在了啊……
我不能再给大家添麻烦了,大家都莫衷一是,绝口不提那个未归还的人。

玛修被达芬奇授予重任,也开始学习灵子转移的知识。却还是习惯性地,老是放心不下我。

“没事的,不要把我想的太弱哦,玛修。”
看着她走向达芬奇的工房,我也要做每天的任务了。
达芬奇和职员们的工作还是多到数不过来。外界蠢蠢欲动,平静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
而我却成了这忙碌的画面里的异类。

真的,一旦松懈下来……就会越来越怠惰呢……

我应该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我走出医生的房间,假装锁上门。然后向着资料库走去。
只不过……怎么越走越长?不对劲。

迷雾渐渐浓了起来,光线也变得越来越暗,眼前的路不再是迦勒底的走廊,而是……白玉一般的阶梯?
这是哪里?我明明要去资料库……不过腿脚却不听使唤,自觉地继续向前。
不管了,不管了是什么,就放马过来吧。

这条路好像没有尽头,我机械地走着,感觉双腿酸痛发胀,却依旧无法停下来。
看不清五十米之外的东西,雾实在是太大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停下了。
雾霭沉沉,耳畔的风声若有似无。
继续走,脚下的阶梯终于走到了尽头。我的心跳如鼓擂,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远处那个,好像是他……
明明已经累得迈不开的腿,挣扎着跑向那个人,每一步都是煎熬。

“是你吗?医生?是你吗?罗玛尼·阿其曼?”
“……”
“那……是你吗?所罗门王?”
“是的。”

……我停住了脚步。跑的太用力了,突然这么停下有点站不稳,我晃荡着,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
我应该是在做梦,否则这幻觉太离谱了。
那边的人皱了皱眉,可能是觉着我的四脚朝天、又哭又笑的样子太滑稽了。

这下,我无数的话都噎在喉咙里了。不甘心咽下去,也没办法说出来。
斟酌了一番,我迟疑地开口:
“您……不是……”
“是,我灵基毁灭了,你看到的是幻象。”
“……我明白了。”
我还沉浸在迷茫里不知所措。不过所罗门却并不想给我发呆的时间。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要离开了。”
“不……冒昧地问您一个问题可以吗?”
“开始你的发问吧,我尽可能地回答你。”
“谢谢。请问所罗门王……您还记得罗曼,罗玛尼·阿其曼吗?”
“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那您喜欢吃草莓蛋糕吗?”
“我不太喜欢甜食。”
“那你知道魔法☆梅莉吧?”
“你说的应该是西欧的半魔梅林吧,他还有这种名字啊。”

至此,我确定了这场噩梦的始作俑者。真实还是虚幻,我分辨不出,但是那个人不可能是罗曼,我早就该知道的。
不过也得谢谢他,毕竟在迦勒底,我是不能哭的。我忍不住悲伤哀戚,也不想压抑自己的哭声,任凭泪水肆意地模糊双眼,哭的歇斯底里。

相信以所罗门王的睿智,早就能看出来我的意图了。他还是耐心地回答了我,然后淡漠地看着我痛哭流涕。

“悲伤也是徒劳,一切不过虚无。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所罗门仿佛透过我,看到了别的什么东西一样。
就像我,妄想透过他,看到罗曼。
“那边沉溺于痛苦之中的人啊,不必如此哀伤。”
“聚散终有时,活着的子孙应当继承意志,而非沉湎苦痛,忘记了先人的教诲。”
“所以,回去吧。”
我擦干眼泪,再抬头时哪里还有那玉座,更不要说那王了。
是该调整我的心态了。就算是悲伤,也不能放任自流。

所以我打算一会把梅林叫出来好 好 谈 谈 。

学妹一脸疲倦地走进餐厅。一定是达芬奇的课程太深奥了,她刚开始学一定会吃力……
“前辈……我今天才背会了三本书,就背不进去了……”
一天三本……我果然是迦勒底资质最差的那个。
“没关系的玛修,学习也要循序渐进哦。毕竟一天是建不成卡美洛的。”
“前辈说的有道理。是我太心急了。”
然后我听到了某个找揍的声音跟我抬杠。
“谁说的?我一天就能建成卡美洛。”
嘿,梅林,找你找不到,自己送上门。
“别跑,梅林桑~我可有事找你呢!”
此处略过感(ou)谢(da)梅林的片段。

逝者已逝,生着还要收拾好自己,继续朝着终点努力。

我可以悲伤,可以痛哭,唯独不可以放弃。

请让我带着“还能重逢”的妄想继续前行。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罗玛尼·阿其曼。
你的工作证就是我的会戴到我终结的那天。

————————————————————————

写完了……(什么玩意哦天呐。)

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半梦半醒间耳边回荡的都是所罗门的第一宝具“诀别之时已至,以此,舍弃世界。”
别人的宝具都是喊出来的,他倒好,越说越温柔,不把音效和BGM关了都听不到那句“Ars Nova”。
啊啊啊啊……铃村健一的配音太温柔了……梦里哭着哭着就醒了。

我也想,自己是不是入戏太深了?(应该是了。)

早就知道罗曼是要牺牲的,早就知道他这十年是怎么过的,我装不知道,我不敢喜欢他,因为他早晚要离开,我怕我受不了。

然而还是受不了。

写的不好,自我代入严重。通篇都是我自己的想法。

推荐个nga帖子,所罗门的考据以及厨放,写的非常棒:
http://bbs.nga.cn/read.php?tid=13058761

文中所罗门的话有句出自这里的真·所罗门的著作。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希望所有咕哒子咕哒君都能走出悲伤,倒不是去忘记他。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