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r言峰衣领er

极度,极端,极致的厌恶腐向。
类似《冰尤》的除外,因为那是真爱。
兵长/闪闪/咕哒乙女&拉向


我不想放弃。

【海德&杰基尔】黑白相守

※注意!注意!!注意!!!水仙向!!!有一定的ooc概率!!!(手动重点)第一人称,fgo中英灵杰基尔视角。车什么的,顺其自然。(我不知道这个西皮的简称……所以就打那个吧😂)

※打第四章看见杰基尔时的想法,后来看了一期《手艺》讲的是铁画艺术,对这个脑洞的加强,最近看《杀戮跟踪》终于坐不住的我出来把这个坑挖了(挖坑势力无所畏惧,我就是挖坑,填不填老天爷都说了不算_(:3」∠❀)_)

※没练海德,我决定打完星战就练这群四星以及海德。所以一切人物性格设定来自原版——《化身博士》,部分同人设定来自fgo(比如脸)。要是脑补的话,米娜桑就看礼装go的牌面就行了(百度那个图太写实了,不推荐脑补成那个海德……)

※我打完幕间会再写一篇,这个就算是……平行世界的文吧(拖出去打死。)

那么,开始。

【镜子里的花朵】

“呼啸寒风凛,皑皑冬日尽。踏雪留痕处,原是空无人。”

水墨画讲究意境。那浓重的墨色与巧妙的留白,即使是个没有接受过中国国画熏陶的普通人,也会因其风骨而为之动容。我固执的认为那种共鸣来自于人类对艺术的通感。然而我的御主却更固执,她很少见地咬牙切齿……“那是文化传承。杰基尔博士。”她也很少见的叫我博士。她更是少见地立正站直,一本正经的像我传达了她的……担心。
“杰基尔博士,你最近是因为海德的事情有所困扰。所以就不要看带有启发引导的艺术作品了。”不过这句话倒是很常见的强势呢,御主……大人。作为从者的我,遵守御主的指示是我的使命。那么……
这么美的花,画家为什么只画出镜子里的那一朵了呢?为什么,不画全了呢?
不想了。我离开这里,向下一展厅前进。

事实上,御主这个人很难懂。我以为她是想家了,才威胁罗曼医生启动灵子转换回到过去看中国国画美术展。然而罗曼嘟哝了一句,说御主她并没有什么美术功底,说白了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妹……我并不明白。“那是御主思念家乡导致的?”我很疑惑,然而罗曼一脸“我懂但是我就不告诉你的傻样”地回答我说:“谁知道那,我也不懂。”说完了还冲我挤眉弄眼……所以我只好跟着御主和玛修一起回到遥远的东方,去看画展。

别的画都是那种,要么恢宏大气,要么潇洒快意的很……对,御主说的那是很古风的意蕴的那种感觉,是我从未体验过的那种……感觉。但是我并没有与这些画的灵魂有共鸣,只是那种肤浅的——新奇。除了那幅,我还在想着它,我还在想着他……
“你好,先生,我想请问下,那边那幅水仙花的详细信息。”玛修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不过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御主身边的啊。玛修指着那副画,我知道她知道我一直惦记着那幅画,所以我紧紧跟着侍者。
“哦,这位女士你好……”我们又回到了这里。“这副画出自一位神秘人之手,我们也是开展前一天收到画主人请求。至于这幅的名字——”这个侍者并没有停顿,但是我却一阵心悸。
“叫做《黑白相守》”
侍者很有礼貌的解答完问题,跟玛修鞠躬后离开了。
可是这画里只有一朵水仙花啊……我望着侍者的背影又一次陷入了沉思。画展明亮的光打在我的身上,明明很清晰的画面,明明很好的光线……我看到了,又很模糊……我看到了,那是……我没有听御主的指示,我自作了主张,我违背了……我站在他面前,他也面对着我。我忘记了空间,也忘记了时间……我在想起他是谁,我一直都记得,我一直都记得的……

“又魔怔了呢。”
“那个,前辈……这样子的杰基尔博士真的没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这问题还不小那。”
“前辈?”
“这是他自己的问题。心病还得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嗯,前辈和我一样,都不希望杰基尔博士有事那。”
“……啊,玛修还是那么单纯可爱啊。”
“前辈……”

我隐隐约约听到了御主和玛修的谈话。头脑开始清醒,并且有些刺痛。我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房间,这是御主的卧室。我坐起身,看着趴在我被子上睡得流口水的罗曼医生。
“你醒了?杰基尔博士?感觉怎么样?”玛修推开门,有点惊讶的问我。我揉了揉额角,头不再痛了,但是有点无法言说的感觉……四肢有点僵硬。我打起精神,回复玛修。
“很感谢玛修的关照,我除了有点头晕,四肢有些僵硬,还有就是……”还有就是……“我想不起来我昨天是怎么睡过去的了。”这种与自己脱节的感觉让我兴奋还带着一点害怕。我不明白,但是我并没有说。
“罗曼医生,该醒醒了。你怎么睡得杰基尔还沉?御主不是让你关注一下博士的身体么?杰基尔博士,一会儿御主会过来的,你再休息一会儿吧。”玛修把这个不靠谱的罗曼带走了,我闭上了眼睛。等御主的到来。

然而我又……陷入了那种沉思,应该说是似梦非梦的境界。我能听见屋子里的声音,像是石英钟的走时,嘀嗒嘀嗒;再就是我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听着听着,我并没有睡着,我听见有人推门的声音——
“吱——”
这是谁呢,会是御主吧。
“杰基尔博士?”御主我在,我……
“……”我努力想开口,但是却不能。
“你应该是没睡太实在吧?不要紧,没事。”御主的声音变得遥远,我有种我离开身体,灵魂飘浮在半空中,并慢慢飘向冥冥的某处。她在说什么?模糊空灵的,我莫名的安心。御主么?我又有那种不敬的态度,伴随着朦胧的感觉以及四周迷惘的雾霭,我听到了她最后一句话,异常清晰。
“海德,还是哲基尔?不重要,你一直都是你。不论是哪一个,都是你自己。”
……一直都是我么?
我不再漂浮,我来到……那幅画里。
我的世界里,多了一朵……镜子里的,水仙花。

——————

罗曼也来到了御主的房间里,他看着那幅画里多了一个单薄的背影。
“真的没问题么?咕哒?”罗玛尼还迷迷糊糊的,真是让人担心迦勒底的安危。
“罗曼你睡多了的话最好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跟Archer修复和打扫迦勒底那些被损坏的房间。”咕哒一脸认真地支使医生去出苦力。罗曼不敌,一溜烟冲出去了。
“前辈……那幅画,我感觉它……”玛修后脚进来,担忧的看着咕哒。
“一面巨大的镜子的两面,里面是贫民窟,外面是别墅区。一朵水仙在里面一侧,外面的那一朵那?被别墅区里不该出现的垃圾掩埋了。”咕哒在描述那幅画的内容。玛修歪着头,她也不再说话。
“呐,玛修,要知道——”咕哒逼视着玛修,“非黑即白的人是没有的啊,所有人都是黑白混合的,一个复杂的人啊。”

——————————

第一章挖完……
不知道有多ooc(哭唧唧)还有就是BL的水仙肉要怎么炖,这个车怎么开……我也很迷惘啊😂

谢谢米娜桑,我会及时填的(蛤?)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多多指教哦。

评论(5)

热度(11)